扣了一个下午了
心态要崩了
出去吃饭

一个三毒瘤合唱团
继续腿草稿

[楼诚]一些大家都知道的事

大家晚上好,我生病了,天冷多添衣

21.

明先生从床上醒来,两只手揉一把脸,然后掀开被子穿上拖鞋。他洗漱完,走回去拿床头柜上的水,阿诚敲了敲门,进来了。

“大哥,你该剃胡子了。”他打开手上羊毛毡的小包,亮出一把剃刀。

明楼一个手抖险些把杯子碰到了地上。“扎你了?”

明诚咳嗽两声,“明教授要注意一下个人形象。”

“哦。”明楼调整了一下椅子,用香皂给自己脸上打上泡沫。

阿诚无奈,“今天莱格先生邀请我们去做客你忘了?家里那批货还得靠他呢。”他捧着明楼的脸,开始轻轻地,从左到右。

明楼反应了一会儿,“还真忘了……”阿诚正刮到他的下颌。

“亲爱的,别乱动,脑子进水了?”

明台在客厅嚷...

今天画画。

哇大家早上好!
我受宠若惊!!!谢谢大家!!!!!
天哪你们怎么这么甜甜!
爱你们!
谢谢评论推荐小红心!
啾咪!!!!!

[楼诚]夕阳码头 暴雨

http://kerupu.lofter.com/post/3f32f3_1197d63c
前文↑

一个感想:
呢子大衣穿着真的很舒服呀,自动走路带风。

暴雨(上)

阿诚站在一个坐地的大钟前面,看着钟摆摇摇晃晃的,拍了拍木质的躯干。

“许老板新买的钟不错。”转头看着站在后面手不知道摆哪里的许勇志。

“阿诚先生喜欢就拿去。”天开始热了,许勇志一额头的汗,他掏出内衬里的手帕,在手上揉了揉,没擦,又塞了回去。

阿诚干笑两声,“我可不用您给我送钟。”

许勇志脸好像白了一点。

“呵,”明诚摸了摸表盘,摆钟的下方雕了花鸟,有不少镂空的花纹,精致极了,“开玩笑的,许老板。我有那么吓人吗?”

“...

[楼诚]夕阳码头(重修后浮尘&白夜)

大家好我终于把前两章改完了,结果觉得没啥大改动………………
不过不出意外的话,明天会更新。
:P

浮尘(上)

他依稀望见一张模糊的脸,是一名女子,嘴边有颗痣。他知道是他的亲姐姐,明镜说着话,他听着她的声音,看着她的嘴型。 

“明楼啊,姐姐要走了。” 

明楼挣扎伸出手去着想要拨开浓雾,发现自己在被子里窝出了一身汗。 

他撑着床醒来,把上半身靠在枕头上,看了看窗外面的月亮。忽然有窸窸窣窣的声音,两点钟方向。 

哦,明楼想起来,前几日他和阿诚搬了个小沙发在那里放着。今天阿诚怕是睡到这来了,若是其他人,就该到枕头下摸枪了。 

“大哥怎么醒了?...

准备重建码头啦
学法的太忙了感觉自己要头秃
更的慢。
大家见谅吧٩(๛ ˘ ³˘)۶
跟你们撒个娇。

[楼诚]一些大家都知道的事

今天上午好

20.

明楼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,天还黑着,窗外面飘雪了。

“还早,接着睡吧。”阿诚蜷在被里小声嘟囔,手爬上明先生的脖子,帮他拢了拢绸质的宽大睡衣。

明楼把一只手插进阿诚的头发里,温暖,柔软。

活着。

他想起一个夜晚,在旅馆的房间里,抱着一杆狙击枪过夜。壁炉里的火悄声的熄灭,窗外飘着雪。

明楼在寒冷里被噩梦与绝望惊醒,他从床上爬下来,风衣的带子开了,冷风灌进来。

他给自己点了根烟。

他梦见阿诚在莫斯科的雪地里孤独的躺着,血淌了满地,冻成红色的冰晶。

明楼想,他冷不冷?

这根烟抽到一半,被他掐灭在床头柜上。

屋子里的灯忽然亮了。

阿诚爬起来,碰了碰他的手,“大...

[楼诚]一些大家都知道的事

依旧是晚上好。

19.

“阿诚啊,我的花镜到哪里去了?”楼先生趿拉着棉拖如是说。

程先生在屋里转悠了一圈,最后拎着眼镜出来,“在厨房案板上,你晚上昨天偷吃东西了?”

“实在是饿了。”

“那你应该跟我讲,冷的东西对你的胃不好。”

“我看你睡着了,没叫你。”

程先生没说话,把眼镜放在茶几上,转身去书房看书了。

楼先生觉着他怕是生气了,暗搓搓偷瞄他几眼。书房门没关,他的阿诚头发一半都白了,在阳光下反着光。

是银白色的,一到这个时候,他视力又好起来。

“先生看什么呢?”

明楼反应过来的时候,发现他的阿诚也在看他。背还是挺得笔直,面上的神色却很柔软。

真想亲亲他。

视线又模糊起...

© 胡说七道 | Powered by LOFTER